喧嚣与不胜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尾声)

(尾声)

    

    

“堇老师,这位是谁?”

“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了。”

“那旁边这位呢?”

“虽然不曾谋面,但是就是他,吸引我来了这里。”

“听上去……有点可惜呢。”

“是啊,本来还想着,要是能见上一面就好了。”

    

 

雨后,两座相邻的墓碑被摆上了一样的,含苞待放的白玫瑰。

 

 

 

——————————

不打tag了。

家里不收刀片。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二十)

完结啦!

祝大家国庆快乐!


首先是最初的(一)

然后是上一章(十九)



(二十)

    

我醒过来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一片陌生。

异常杂乱的房间,我睡的这片区域狭小地连翻身都困难。

头很痛,我强撑着站起来。

“你可算醒了。”有人踢着地上杂乱的衣服走过来,递给我一杯热水,“有没有感觉到惊吓……不是,你没事吧。”

我看着岐,半天忘记接过水。

她强硬地把水塞我手里,让我捧好,凶巴巴道:“不能喝酒就不要喝酒。”顿了顿,更凶地补充,“你什么也没看到!”

……

……

还有点萌的嘛。

我喝了一口热水,又默默地照着原来的方向倒了下去。

 

最后一回让胖鸽子捎带东西,除了一封寄给龙的信,我还专门写了信给晨,还有两家的近侍。虽然这样真的很多管闲事,但是我真的很难再和他们有联系了。他们的事业起步之后会非常的忙碌,后面他们肯定还会孕育子嗣,会更加忙碌。而我,也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岐介绍了我去那家甜品店工作。她竟然会去甜品店打工,换作从前是大家都不敢相信的事情。不过万屋会模糊化所有人的样貌,谁也想不到自己点的那份东西可能是昔日崇拜的大小姐亲手做的。

母亲会感觉到,她这个月采购的原味甜甜圈,是她女儿亲手做的吗?

味道和之前的那些师傅都一模一样呢。

外婆这个月来店里了吗?

这一季的新品,全是我的创意呢。

龙和晨他们还好吗?

他们今天会来甜品节凑热闹吗?

……

 

第二年的春天,岐搬出了她的暂居地,建成了她自己的本丸。我也应邀去拜访了她的本丸,并且见证了她如何指示她的初始刀清光一发锻出了她的鹤丸。

“为什么选清光呢?”我开玩笑地问她。

 

我记得她曾经颇为嘲弄地说我长得太像加州清光,“搞得好像天生大家都欠着对她的宠爱”。

谁家的清光不受宠爱?更何况神似清光的小女孩?

我……自然是备受宠爱的。

大概吧。

 

“缘分吧。”她笑着,语气却像是叹息。

最后她抱了我一下,我听到她轻声的谢谢。

 

我觉得我像任何人,又谁都不像。

大概这就是“活出了我自己的样子”吧。

 

成年是一个时间点的事情。从物理上具体来说,是跨过第十八岁的生日;从精神上来说,是忽然某一刻的领悟,让自己的思想成长为一个成人。

与此同时,成年,也就是自己真正做出选择,并且愿意承担自己的选择的那一刻。

 

“您确定要去现世吗?”

我引以为傲却被嘲笑过的发色眸色都将失去。

我被惊叹过的充沛灵力都将被抽取。

我想念的那些亲人朋友都将再也无法联系。

我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钱都将上交。

我会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以最普通,最一无所有的形态。

但是。

“是的,我确定。”

我想好了。

 

 

 ————————

感觉写得还挺仓促的,基本上就是私设罗列的感觉……

以后大概还是会写短篇吧!

总之完结了还是很开心的!给各位比心!!!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十九)

(十八)



以及可能已经很久远的(一)



(十九)

    

    

“你……”她最后无话可说,愤愤而去。

我盘坐在自己的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喝着从外婆家带出来的速溶咖啡。

再不泡又要过期了。

 

我和岐从小就是对家,认识彼此的时候甚至比我和龙认识还要早。

但是我们自小就玩不到一块去,总是有各自的圈子。我印象中她素来喜欢被人群簇拥的感觉,身边总是有一大堆玩得很要好的人。但是她的确条件优越。同为审神者与付丧神的结合,她继承了她父亲鹤丸毫无瑕疵的白皙皮肤,还有一头似银似雪的长发。当然,只有外表自然是不够的,她的综合成绩也非常完美。

可以说是真的女神了。

 

晚些时候,她还是依照约定俗成的规矩敲响了我的房门。

“喂,你这家伙,”她颇有些别扭地递过来一袋甜甜圈,“以后要是有什么事,要互相关照啊。”

“进来坐坐吧。”我让开门,“刚刚还在收拾呢,希望你不要嫌弃。”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进来了。

然后她环顾四周,坐在了我的那个单人沙发上。我给她泡了一杯茶,然后顺手拉过一个还没拆封的箱子坐了下来。

闲聊了一阵这周围的环境之后,她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话题要说,眼神一直在飘。我捧着我的茶慢慢等。

她嗫喏了一会,才慢吞吞地开了口:“……我是不是很失败?”

哎??!!

“……为什么会这么想?”我有些不明所以。

“我应该很果断地下决定,而不是这样犹豫徘徊。”她的刘海跟着脑袋耸拉下来,“和我们同期的那些人,很多现在都跟上主力部队了。”

她说的自然是自建本丸的那一批。

“跟上主力不难啊。”我实话实说。

“不难是不难,但是……”她懊恼地叹了口气。

“你在纠结,因为还是想去现世对吗?”我轻轻放下茶杯。

她倏忽一下抬起了头,黑色的眼眸目光锐利,像是要戳穿我,像我戳穿她那样。

“你不想去?”她勾起嘴角。

我恍惚间想起外婆家和母亲家的鹤丸。

他们这种白色的鸟儿,经历的太多了,笑容美是美,但仔细看都是冷的,带着一点嘲弄感。

“我想去啊。”我承认,“我什么都想。”

“苛刻至极。”她低声道,“要交给时之的钱,在万屋打五年工都攒不起。”

我的手指一动,茶杯掉在地上。

塑料茶杯,经久耐摔。

我尽量保持冷静地坐在位置上:“可是,我的一个朋友……她去年刚刚成年,就去现世了?”

“可以先去现世,时之会折算汇率,你可以在现世赚钱然后还钱。”她淡淡道,“但这样很不划算。我听论坛里说,去现世,三十年都还不完这个钱。”

“我们去了现世活不了多久的。”我不禁握紧双拳。

“是啊,”她看着杯子,“在这边都习惯了百年的寿命,现世的生命却是很无常的。”

“指不定什么意外就会死掉呢。”

“说不定不需要‘指不定’。”她最后说,“可是,现世毕竟是现世啊。”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龙和晨的相邻本丸门口。

“欢迎欢迎!”龙打开门,将我迎进来,我注意到她身后跟着的是山姥切。

好久没看到披着被单的山姥切了,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山姥切把头藏到被单后面去了。

“你不要总是盯着我家切国嘛,”龙哼哼起来,“很快他就会变很强的哦。”

“我知道。”我点点头,跟着她走到围墙边,然后就看到她将手掌贴到墙体上,墙壁就变得模糊起来。然后我被她牵着穿过了墙。

穿墙的感觉有点虚幻,基本上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穿过去了。

晨穿着一身休闲的和服坐在廊下,旁边还坐着五虎退乱药研等等。

 

记得认识晨之后第一次去他父母的本丸拜访,我们就发现晨和五虎退的关系特别铁。

“那可真是难怪啊。”

我这么说着,就被龙私底下暴揍了一顿。

还有一次我感叹晨竟然比我还大个几天,也被龙打了。

后来我就不说晨啥了,感觉说什么都会被打。

 

“很高兴你能来,”晨笑得有些腼腆,“总之,非常感谢你。”

“无碍无碍。”我赶紧摆手。

 

“先带你参观一下,晚上我们开派对。”龙特别高兴地牵着我逛了起来,晨也很高兴地在旁边引路。五虎退药研几个也跟在旁边,我们一行人热热闹闹的。虽然这里人还很少,一切都才刚刚起步,但是看上去颇有前景。

 

傍晚,蜂须贺和山姥切为我们倒酒。

“别再给她倒了,”我听到龙说,“她再喝下去要耍酒疯。”

我还听到晨劝龙,似乎是打算让我在龙那里住一宿。

龙就开始抱怨她那里还没有整理好新的房间,目前只有山姥切,还很不方便。晨却说那都不是事儿,执意要龙遵守严格的待客之道。

他们吵架了吗……

不要吵啊……

迷迷瞪瞪地,好像听到外面有人在喊我。

我挣扎着站起来,往大门之外走。

天旋地转。

大门忽近忽远。

印象里我始终没有无法离开这里。

争吵从未停止。

喧嚣永不停歇。

我好困。

好累啊……

 

——————

错字修改(T▽T)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十八)

(十七)



(十八)

    

天色一点点亮起,门外似乎能听到鸟鸣。

光线也照到了父亲身上。他侧过头看了一眼窗外,伸手关掉了一旁亮着的台灯,然后打开旁边的那个小瓶子。

我察觉到他的嘴角是向上勾起的,也仔细留意到他嘴边那颗痣。

我继承了他的发色眸色,但是没有继承他的眼型,更没有继承那颗痣。

他专注于手中的动作,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我的视线。应该是察觉到了的,就是没有在意吧。

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手上。

父亲手上拿的就是那瓶新的指甲油。

 

“阿堇?有什么事吗?”父亲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我递上那袋当季新品的指甲油,递给父亲:“这个是我送给您的。”

父亲愣了一下,然后接过我手上的袋子,看了一眼,然后抬手摸了摸我的头。

然后他轻声问:“你想试试看吗?涂指甲油。”

我没有犹豫,紧跟着就把双手递给了他。

于是父亲牵着我走到了房间里。

 

“阿堇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颜色吗?”父亲一边问着,一边摩挲着我的指尖。

“红色和蓝色吧。”我不假思索。

父亲的手一顿,然后又继续了他的动作。

“我希望父亲可以帮我设计一个图案。”这次没等他问我就抢白。

他笑了笑:“不需要纯色的吗?”

我怔了一下。

“还是纯色适合你。”父亲低声道,“任何纹饰标记都是有束缚性质的,但是我希望你是自由而美丽的。”

我呆呆地看着他。

他小心地捧着我的手。

颜色正一点点被染到指甲上。

最后一根手指的指甲也被涂好了。

我仔细地看着自己的手。

就像上了妆之后人的气质会变一样,涂了指甲油之后,好像我的手也有了值得把玩的理由。

我反复端详了一会我的手指,然后毫不犹豫地站起来,绕过方桌,抱住我的父亲。父亲大概并没有料到我的这个动作,他僵了一瞬,随即放松下来,也抱住了我。

 

时之政府派来的人根据预约已经等在门口了。本丸的刀剑们帮助我把打包好的行李交给他们,他们负责帮我一起运到暂居地。似乎我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大家都在忙碌着。

母亲这儿留了很多我的东西,尤其是我小时候用而现在用不到的东西。外婆家我的房间可以几乎搬空,但是母亲这里,还是只带走必要的东西比较好。

“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一直都爱着你。”父亲低声嘱咐我,然后他帮我把辫子理了一下,似乎是这样会更好看。

乱也扑上来抱了我一下,我今天穿的还是他上次和我合买的裙子。

有了乱开头,我和这些差不多高的短刀都抱了一遍。

当然也抱了一下萤丸。

“那么我就出发了。”我朝着他们挥挥手。

他们中的部分也对着我挥挥手,有些则是微笑地站着,目送我远去。

本丸的大门,合上了。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再普通不过的大门,转头跟着时之的人离开。

“堇小姐对于未来是否已经有了打算?”时之那个负责指挥的那个人开始了提问。

“并没有。我很迷茫。”我说。

“没有关系,您还可以再想想。这个决定毕竟是关乎一生的。”他道,“不要后悔。”

“是。”

最后工作人员将我送到了我的暂居地。这里的房子像一个个积木块叠起来的,每个人的空间都很小,离得也特别近。住在这里要收费,有些人带着家里给的钱可以过好一阵子,但是像我这样的,就不得不在万屋先做点兼职,或者是直接做好选择然后搬出去。

但是……我到底该怎么选啊。

想不好未来如何的我开始整理我的东西,试着将有限的空间布置得尽量温馨一些。一想到明天还要参加龙和晨的本丸建成派对,就更头疼了。

龙成年之后并没有和时之申请房间暂住,而是赖在了龙妈妈家。不过他们家倒也完全不放心这家伙,好像还要杀到晨那里去。虽然,虽然说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你啊。”傍晚拜访隔壁房间的时候,开门的人口气颇为冷淡,“被赶出来了吗小可怜?”

我看着她:“你才是被赶出来的吧?”

“哈,怎么可能。”她轻笑了一声,“我是出来体验体验生活的。”

“算了吧岐。”我递上手里的袋子,“你是不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

最近忙得有些错乱了……

尽量国庆内完结w

感觉这几章有点赶了,又不知道怎么改

请见谅QAQ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十七)

(十六)





(十七)

    

夜深了,母亲拿火柴点燃了一盏油灯。

油灯下的酒显得格外诱人。

母亲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我,还有一杯拿在了自己手中。

“这是你出生那年本丸酿的酒。”母亲看着酒杯开了口,“十八年了。”

我默默地看着她。

“你外婆也在她那里埋了一坛酒,原来是给我的。”母亲说,“应该就是你八岁的时候去外婆家,外婆那个时候让你带回来的。”

 

我印象很深刻,那个时候外婆给了我一个坛子,抱着有点沉,里面似乎有液体在晃。外婆叮嘱我和当时来接我的爱染,这个坛子一定要我亲手捧回带给母亲。

然而外婆也没有料到,虽然我看上去长大一点了,但是力气还是很小的。那个坛子里的液体我一路走一路撒,到了本丸交给母亲的时候几乎已经全撒完了。

我记得我把那个坛子交给母亲的时候,她的脸色很不好看。然后她叫当时的近侍长谷部把我带走,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听到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我记得那段时间母亲的情绪非常糟糕,她似乎和父亲有了什么矛盾。我隐隐约约听其他刀剑们说他们两个今天又吵架了之类,心里像是罩着一朵厚重的乌云。

 

我长得太像父亲了。

“阿堇太像清光了,一眼就知道是你的孩子。”母亲摸着我的头,笑着对父亲说。

“阿堇的眉眼倒是很似主上。”父亲也在笑,“她以后一定会备受宠爱吧。”

“是啊,阿堇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

所以在父母亲吵架的时候,母亲一点都不想看到我。

我想和她分享一些见闻或者撒娇的时候,她一直很勉强地敷衍,过程中一眼也没有看我。

听到坛子碎了,长谷部又反身冲进房间里,我也想跟进房间的时候,门却被他反手关上了。

我好像听到了母亲的哭声。

然后是长谷部安慰她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门外团团转了很久,着急地哭了出来。

哭着哭着,等来了回到本丸的远征部队。

身为队长的父亲没有说话,只是表情也不太好看,他转头和跟在身边的安定说了什么,然后牵着我往院子里走。

我听到和泉守在抱怨什么,堀川在旁边打圆场。

我记得那天在院子里我荡了很久很久的秋千。荡到最后我没有力气了,就这么干坐在秋千上。那个时候父亲忽然从背后抱住我,他似乎很难过。

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地在我耳边叹了口气。

再后来,我记得父亲去和母亲道了歉,他们就又和好如初了。本丸和睦又温馨,完全看不出之前的种种痕迹。

只是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地只在日记里诉说心事。

 

“其实那一坛酒还剩了一点,”母亲轻笑着,“我和清光分着喝了。陈年的酒太容易醉。”

我默默地看着我眼前的这坛酒。

“我一直都很讨厌你外婆,”母亲皱着眉说,“她简直不像一个母亲。她完全没有作为母亲的那种威严,也没有对我的人生有任何的负责。但最后她竟然要求我离开这里回现世,”她顿了顿,“这太过分了!”

我不知道该接什么话。这个时候也不应该接话。

“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是觉得不能听凭她这样安排我的人生,所以就趁着成年连夜出逃。”她叹了口气,“现在看来的确有些冲动,至少我应该留下一封书信之类的。”

“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她最后笑道,“不然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母亲是相当强大的一位审神者,这是没有争议的。她的战绩和文书实在是无可挑剔。我听夜姐姐说,审神者的培训教材里面也有把我母亲的文书当做范文展示过。

“阿堇以后也不要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母亲说,“不过不管你选择什么,我都不会反对。但是路要你自己走。”

“是。”

“以后我会想你的。”

母亲抱了抱我,她的怀抱与她身上的熏香都和很久以前一样。

似乎时间从来没有流逝,长大的就只有我。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十六)

(十五)




(十六)

    

堇:

我已经知道你回外婆家了!

有些话我也不好意思当面讲给你听啦,总之呢,非常感谢你的提醒,但是也请你注意自己那些想法!

昨天我已经见过晨的父母了,晨现在也在和我妈聊天。我和晨已经申请了两座相邻的本丸,大概是三天后就会搬进去。

我们真诚邀请你前来!

下面是地址:

……

可以的话拜托你顺便替我喂一下我家胖鸽。

它不挑食。

 

我叠好信件,收进箱子里。

抱着胖鸽子走到厨房喂了它几粒炒米,让它带着我的回信飞走了。

 

“小堇预备走了吗?”外婆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身后。

逆光的原因,我觉得她的面容很模糊。

但是她随意披散的头发晕了一圈柔和的光,引得我多看了好几眼。

外婆侧过身去,往前走:“小堇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我跟上她的脚步,她越走越快,我也只好跟着她越走越快。

依稀有几片樱花花瓣落在地上,飘过我们的脚边。

我们穿过大半座本丸,直到停在我的房间门口。

我低着头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外婆的神情。

 

房间几乎已经被我搬空了,所有的东西都用箱子盒子打包起来,留下的只有最简单最基础的样子,就像我还没有来之前的任何一间空房间一样。

“小堇以后是都不打算来了呢。”外婆的嘴角似乎是牵着的,然而她的眼神却显得有些失落,“也是啊。”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来看外婆的。”我只能这样说。

外婆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慢慢地摇了摇头。

“不必了。”她微笑着将散在脸前的头发捋至耳后,手掌轻轻地摸了摸我的额头,“不必了。”

“可是……你是外婆啊……”

“是啊,但是我也只是你外婆而已。”

眼前一片漆黑。外婆温暖干燥的手掌捂住了我的眼睛。

“曙那孩子走的时候连说都不和我说一声……”我听到外婆有些低沉微哑的声音,“我觉得我是个很失败的母亲。”

“她那个时候非常的……我什么也没有察觉……”

“不……外婆是一位……很伟大的母亲,也是一位很好的外婆。”我听到我的声音在哽咽。

最后我被外婆抱在怀里,闻到她身上浓重的百花香。

这是我最后记住的,外婆尝试的熏香。

 

傍晚我坐在外婆家的门前,百无聊赖地编草环时,听到一阵似曾相识的脚步声。

我抬起头,对上他微微上挑的红眸。

“父亲?!”

“很意外吗?”他轻轻笑了笑,“东西都在这里了吗……我们一起把它们搬走吧。”

印象中的父亲总是慵懒的,处理起事情来也游刃有余。

似乎……外公也是这样的人?

慵懒又优雅来着呢。

“阿堇在外婆家过得开心吗?”听到父亲问的话,我才回过神来。

“挺开心的。”

“……如果不开心的话,还是要说出来啊。”他转头看了我一眼,“适当的撒撒娇,没有关系的哟?”

“我真的没有不开心。”我解释道,“我……挺开心的。”

父亲没有说话。

一路只能听到我们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最后我们走到了本丸门口,父亲在拉开门之前,才低声和我说了一句。

“曙她很想你哦。”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十五)

(十四)




(十五)

    

我讨厌一期一振。

也怕极了他。

就像现在。

 

“没有。”

“抱歉,打扰小堇了。”

一期一振就是这样。

“我说……”

“您说。”

“……不能表达的也注定不可能的恋情,就不必再提了,应该早点掐灭不是吗?”

“您说的对,”一期一振如蜜如琥珀的眼睛与我对视着,“但是,您也没有放下,不是吗?”

“是,但是我在执行这件事情。”我叹了口气,“我很高兴你把我当做一个大人在对待,但是……”

“我明白。”一期一振道,“谢谢您。”

就像这样。

“一期殿。”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有些感情是掐不灭的。掐不灭,时间也没法把它消磨。”

“……是。”

“那就只能去珍惜了。”

“……是,在下受教了。”

 

最后我把一期一振打发走了。他看上去也很心不在焉。

可能年纪都这把了,还要被一个小辈担心,让他很没面子吧。

 

我黯然地坐在走廊上,看到龙妈妈家最健忘的髭切正在走廊上闲晃。

“您好,这位髭切。”我想了想,还是打个招呼。

“啊呀,这位是……是新来的小姑娘吧?”他问,“是甜心的朋友吗?还是小龙的朋友?”

“我是龙的朋友,在这里借住的。”我急忙道。

话说,甜心……?

“小姑娘难道无处可去吗?”笑得最贱的三日月也走了过来。

很快我就被最想大包平的莺丸和笑得最贱的三日月以及最没记性的髭切包围了。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带着一期一振赶紧离开。

不过这群刀子精一点都不好糊弄呢。

最后我们一起聊了一下龙的情况,于是我决定趁着一个恰当的时机离开……

“对了小姑娘,你可知道晨是怎么回事?”

“这个人是我们小龙的朋友吗?”

来了来了。

我连忙站起身来,简单介绍了一下晨。当然是全说他好的地方啦。

“这么看来很贤惠呢。”

“是啊,听上去条件也很好。”

“会是个很明智的主君。”

听着这群刀子精的评价,还算不错,我松了口气。

“不过,他能保护好我们小龙吗?”

“反正他打不过小龙。”

“那是,我们小龙可是……”

溜了溜了。

 

“喂,小姑娘,你这是打算去哪里?”

“小姑娘不留下来多喝两杯茶吗?”

“我听说,是小姑娘介绍他们两个的?”

……

 

太可怕了。

最后我和一期一振非常狼狈地离开了龙妈妈家的本丸,虽然离席匆忙,但是我们还是没有忘记我们的指甲油和胖胖猪。

不过为了避免外婆怀疑我们,我们还是先拐去了万屋,在那里简单地逛了一逛,消磨时间。

“这个是新推出的一款咖啡呢,”一期一振从货架上拾起一袋包装格外优雅的速溶咖啡,“主上一定会很喜欢的。”

我默默递上篮子。

“这个护手霜我看主上已经很久没有换了,不知道今年她打不打算过冬天呢。弟弟们倒是很想过冬。”

我默默递上篮子。

“啊,这种纸巾的面料很柔软呢,我们本丸的纸巾都不怎么够了,弟弟们应该也会喜欢的。”

我默默递上推车。

“这个面料……”

“这个绘本……”

“这个……”

“一期殿。”

“怎么了,小堇?”

“我只有这点钱。”我把钱包举起来,拉开夹层,“我很快就要成年了,这是我最后一笔压岁钱。”

“抱歉,小堇。”一期一振低下了头,“是在下疏忽了。实不相瞒,在下是带了一些平时的积蓄出门的。”

“那……那很好。”

“谢谢小堇。”

“不必客气。”

我悄悄地瞥了一眼一期一振,他看上去比平时放松很多,没有平时感觉到的紧张感和压迫感。是购物可以使人放松?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一家首饰店的门口,我正往前走,他却停了。

一时之间,我们在人流中错开。

我回头看他,他正看着首饰店橱窗摆放的那个戒指,水色的宝石和他的发色一样好看。但是我也注意到橱窗摆放着其他的首饰,比如带着新月坠饰的蓝宝石项链。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期一振已经走到了我身边。

“小堇?”

“在。抱歉……”

“没有关系。如果小堇想看的话,在下可以陪您进去。”

我抬头瞥到橱窗反光里他的神情,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他到底想是不想。估算了一下现在的时间,我还是走进了这家首饰店。

不同面目的审神者带着近侍或者爱刀前来。店里面生意很好,店员都无暇顾及我们,让我们有了随意体验的空间。

“小堇有什么喜欢的首饰吗?”

“一期殿有什么喜欢的吗?”

“小堇随意挑就好,在下对首饰并不了解。”

“我随意挑的话,也不能随意花钱的。”

“如果小堇想要什么首饰,在下可以帮忙支付。”

“……嗯?”

“您就要成年了,也应有一件自己的首饰。”

说着这种话的一期一振,看上去像是有些嘲弄的意味。

我怕我意会错,再确认了一眼。

他看上去很落寞。

“一期殿……”

“怎么了,有喜欢的首饰吗?”一期殿又抬起头来了,像平时一样。

“您看上去不高兴。”我还是开口道。

“在下并没有……”他顿了顿,最后还是笑道,“被发现了呢。谢谢您的关心了。”

 

最后我拉着一期一起去了甜品店,熟练地点了一杯本季新品,一份原味甜甜圈。然后我把本季新品推给了他,自己吃甜甜圈。

一期一振很仔细地在喝这杯新品,从我说了这是我和外婆来喝过的之后。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高兴吗?”我问。

“这件事……非常抱歉。”一期一振低着头,“您就要成年了,这是最后一次来我们本丸吧?在下可以请求您,不把这件事说出去吗?”

“我保证。”

……

 

“小堇,今天的牛奶。”

这次来的是药研藤四郎。

“好的。”

“大将希望您过健康的生活呢。”

“是的,我也会争取一直如此。”

“今天您陪一期哥聊了很多吧,谢谢您。”

“这个……”

“非常感谢您,他看上去放松了很多。”

“不用谢。我要谢谢你们。”

“那晚安了,小堇。”

“晚安。”

 

外婆刚上任时,本丸里只有几个最基础的人员,集得最齐的基本上就是粟田口家族。一期一振那个时候刚来本丸,外婆为他举行了非常热情的派对。

“当时的在下对人类的感情并不是很了解,误以为主上……至少对在下很有好感。”

当时的外婆带着是近侍的一期一振来到了万屋。那个时候这个首饰店刚刚开,还是个新店。外婆看到这些首饰非常的兴奋,高高兴兴地买下了那个橱窗里相当显眼的水色戒指。然而怕引起误会的一期一振反而自己拉远了与外婆的距离,也选择性地忽略了外婆一些似乎很暧昧的发言。

“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这相关的意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尘埃落定的时候了。”

三日月宗近完全打破了本丸的平静,也打破了外婆与一期一振之间古怪微妙的气氛。等到一期一振反应过来的时候,外婆和外公已经订婚了。

既然已经迟钝了,还是不要理解比较好呢。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事实已经无可挽回了。

我们不可能溯回时间改变这一切,能做的只有珍惜。

 




 ——————

 不能清晰地表达自己想表达的内容,这该如何是好呢……

然后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已经偏离初始设定了(。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十四)

(十三)



各位中秋快乐呀!!!!!



(十四)

    

夜色渐沉,我和龙并排坐在走廊上,据说是莺丸三日月等一群老人一起坐着喝茶的地方。

“这地方坐久了应该会有凹陷下去的感觉吧,”我摸了摸我坐的这个位置,却什么都没摸到。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本丸的维修经费很多的。”龙骄傲地冲我吐了吐舌头,示意我品用他们本丸酿的酒。

“没有被阿姨经手吧?”我悄声问。

她点点头:“那我哪里敢拿给你。”

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她欣慰地笑了笑。

“那么说来,你们本丸连物吉贞宗都没有,怎么这些老年人都集齐了呢?”

“你……”龙捂住头,“这样吧,你记不记得一句诗?”

“嗯?”

“欲得周郎顾。”

时时误拂弦。

但是如果为了接回老年刀而带着那些茶去战场……

“那不应该被阿姨吓跑吗……”

龙终于放弃挣扎了:“我妈被臭不要脸的溯行军和检非违使给气了个半死,所以一鼓作气把所有的茶都泼到了他们身上……”

“所以……”

“那些溯行军和检非违使硬生生被汽化了……”

“我妈说‘还有谁!还有谁不服的!都给我出来,我打爆你们!’,话音刚落额,所有被踢进草丛的稀有刀纷纷显现……”

“啊,这招大概屡试不爽呢。”

“我妈怒气冲冲地领了一把据她说是‘笑得最贱的三日月’回来了,然后还说要教他做人。”

“这么厉害的吗……”

“是啊!所以我们本丸有‘最懒的明石’‘最想大包平的莺丸’‘最没记性的髭切’等等。”

“那也许你们可以找到一把‘运气最差’的物吉?”

“后来我妈妈说……”龙低下了头,“她怕吓到物吉小天使,以及那些新刀,再也不带茶叶上战场了。”

“老实说我觉得可以试试看的。”

“那个茶平时喝了也就上吐下泻,要是想在战场上制造爆炸或者汽化之类的效果,还得靠我妈的灵力。我偷偷试过,这个不行的。”

我点点头,还是转移了话题:“我觉得我又带着你跑题了。我本来想夸夸你们本丸酿的酒。”

“听说这是喝了就能说真话的酒呢。”龙的话音刚落,我就把嘴里香甜的酒液喷了出来。

可是来不及了。

“所以你到底喜欢谁啊,亲爱的堇?”

龙的身影模糊了,开始扭曲变形,继而重重叠叠。

“所以,你喜欢谁呢?”

……

“你的决定,是什么呢?”

……

    

我一觉醒来,想不起昨天干了什么。

床头放着一整套新一季的指甲油,我凌乱的衣服,还有一只胖胖猪。

社会胖胖猪。

我扭了扭身子,发现自己什么也没穿。

嗯……

不至于吧?

我换好衣服,推开门,看到脸色沉默,面带羞红的龙坐在门边,根本不看我,淡淡道:“快吃。”

这是总算变得像父亲了吗?!

我有点不安地接过早餐,吃了几口。

没毒啊。

她这是……

“我昨天做了什么事情吗?”我问。

“没有。”

“那我哪句话招惹你了,我这就给你道歉。”

“也没有。”

“那……”

“行吧我自己去给晨过生日!”她毫无耐心地抢过我手里的餐盘,怒气冲冲地跑了两步,回过头来狠狠瞪了我一下,“你就给我在这里等着!”

我转身看向规规矩矩坐在一旁的一期一振:“我昨天,有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吗?”

“小堇做事一向从不拘泥。”一期一振的回答让我不知如何评价。

“真的没有?”

“您昨天揪住龙小姐的衣领,说您忍了她很久了,完全看不惯她们家那么非洲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地带着最贱三日月什么的冒充自己是欧洲本丸之类的话,还说晨先生对她仰慕已久,生日宴会只是表白的借口罢了。”

“我……”

“您还指责龙小姐是个胆小鬼,晨先生这么可爱还要逼着他先表白,实在是丢尽了我们神刀后裔的脸如此之类。”

“不……”

“您让龙自己反省一下,还觉得龙太过青涩,耽误对方时间,要对她进行调教……”

“别说了!别说了!求您!”

“最后,在下想问小堇一个问题。”

“……嗯?”

“您喜欢的那个人,是您现世的笔友对吗?”

 

 

 


【刀剑乱舞】十八岁倒计时(十三)

(十二)


(十三)

    

“失礼了,惹您生气,我替我家主君道歉。”一期一振还是很礼貌,但是这话可就不礼貌了。

最后龙妈妈懊恼又愤怒地走了,而龙上前开心的挽住了我的手:“咱们走吧!”

“阿姨还好吧?”

“她一直这样子。现在刚好去出阵散散心。”龙的语气非常平淡。

 

“堇,你知道吗,最近网上有个很火的词叫‘沙雕’。”有一天,龙煞有介事地和我说。

我点点头:“嘉和我说过,她说这个词是骂人的。”

“好像还算中性词……”龙有些犹豫,“我对着那个条件一条条看,发现……我妈妈,完全符合的。”

“嗯?”

“我妈妈,好像是个沙雕。”

 

龙妈妈是个武系审神者,和我外婆或者我母亲那种文系审神者还是区别很大的。比如龙妈妈会随着刀剑男士一起出阵。

“我妈好像很小就来本丸了。”龙曾经说过,“她那个时候,好像特别皮吧,听说她以前给江雪编过麻花辫。”

“不止这一件呢!反正我问起来大家都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相应的,龙是这个本丸带的第二个娃。大家都是有经验的人了,轻车熟路,培养出了龙这么个出落得很不错的小姑娘。虽然内里也有刀剑男士腹黑的基因罢了。

说得好像谁没有一样。

反正龙妈妈和龙的关系更像姐妹,而不是母女。毕竟他们两个都是本丸的孩子啊。

 

“龙,你要去万屋吗?我陪你去怎么样?”鹤丸从半路杀出。

龙警惕道:“不行。不会给你买东西的。”

还没等鹤丸说什么,龙拉着我就跑了起来。

“龙,买点糖吃吧!”包丁扑了上来,龙拉着我紧急闪避。

等到路过田地的时候,她顺手就把站在那里休息的骨喰拉走了。

我们一路冲到万屋,龙和骨喰和一期一起看着我喘气。

我真是……

我甩甩头,打起精神来:“咱们去哪儿看看?”

“既然是挑礼物的话,就都看看嘛!”

……

很好。外婆的一期一振和我一起,提着龙买的一大堆东西,在万屋长到没有尽头的货架之间来回穿梭。

“龙,我记得你是来给晨买礼物的。”

“是啊是啊,不过既然来了,就给大家都买一点。”

我看看站在斜后方的骨喰,他好像已经习惯了。

 

一想起龙问我借钱的事情,我还是挺头疼的:“你看看你的余额吧,龙。清醒一点,你是来给晨买生日礼物的。”

我觉得这里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像龙这样借钱,你就不好意思催她还钱了。因为他们家的刀对于你的催促会很有敌意。

我们家族世世代代都是文系,就算我们新刀多,也不能和人家本丸火拼吧。

 

最后龙哭丧着脸抓着我的肩膀狂摇:“求求你了!我觉得阿晨肯定会喜欢这个社会胖胖猪的!”

我冷漠地看着她:“……是你喜欢这个胖胖猪。”

“不不不,阿晨一定会喜欢这个胖胖猪的!你看她多社会啊!”

“……你已经没有钱买这个胖胖猪了。我看你刚刚买的那些小太阳花懒懒虫什么的,和这个胖胖猪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代替。”

“不行!胖胖猪必须买!”

“钱呢?”

“借我一点嘛。”

“……”

我从一期一振的手上拉过一个袋子,低头一看,是一套本季新品的指甲油。于是我拎过这个袋子:“那这个归我了。”

“那是最后一套新品啊啊啊啊——”

龙最后真的打包了社会胖胖猪,让店员包装好了之后装进袋子里。

“你真的要送阿晨这个?他明天成年哎。”

“成年了缅怀一下青春不好吗?”

“……行吧,随便你。”

 

走出万屋之前,龙示意我她要去甜品店拿个龙妈妈预定好的东西,让我在收银台等她。我看到一期一振的视线停留在货架上,就伸手拿了一包缤纷水果糖结了账,递给他。

“谢谢小堇。弟弟们一定会很开心的。”一期一振难得地笑了一下。

我一直特别怕他,当然不完全是因为他监督我写作业。

我不怕母亲家的一期一振,就怕外婆家的。

大概是因为外婆家的一期一振……真的很喜欢外婆。

 

 ——————

我好像打扰我室友睡觉了……

最近思绪很乱,码字没有效率,写得大概也不好看。

谢谢各位了。